从生肖表到中国表

2019-03-21 01:34

  可能是因为各家都十分擅长处理狗的题材,无论是走中国表传统路线,还是以欧式风格赢得中国人青睐,设计上都非常生动活泼,惹人喜爱。以往类似蜥蜴般还缺了尾巴的怪龙,凶悍而拒人千里之外的蛮牛等不贴合中国人吉祥如意愿望的设计,这几年确实再也看不见了。

  鸡年多雄鸡表,而且一如既往地卖得不错,狗年多狗表当然是不言而喻的事,因为除了属狗者之外更有爱狗人士会哄抢狗表。

  这类以中国传统十二生肖为主题的产品,虽然可能不局限于中国或亚洲而在全球发售,但它们显然是专门为中国人特制的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表的设计也越来越中国风,大量使用了珐琅、雕刻等手工工艺,让人想起两三百年前欧洲的瑞士、英国、法国等专为中国市场(明清帝国)制造的所谓“中国表”。

  回溯历史,早在明朝中后期,来自欧洲的钟表就是明清王公贵族最喜欢的舶来品,畅销之余那些西洋美人、风景花卉之类的欧式经典图案也逐渐变化——盘面上的小时标志有了“子、丑、寅、卯……”汉字,表壳上多了珍珠装饰,还有许多呈现出所谓“镜像对称”的对表,成双成对地卖到中国来供人把玩。尤其是那些对表的装饰风格兼容并蓄、博采众长,涉及各种宗教、神话和世俗甚至异域主题,由钟表匠、金银匠、珐琅师和雕刻师合作,倾其一生功力共同打造。

  当年来自中国的订单一定是很赚钱的大买卖,值得如此大费周章地完成,比较同一时期卖到其他市场上去的产品如土耳其表、俄罗斯表、印度表,传世的中国表精品不仅数量众多,而且做工异常精美。

  如今在瑞士日内瓦市中心的百达翡丽博物馆、拉绍德封的国际钟表博物馆、力洛克的山地城堡博物馆、苏黎世的拜耳博物馆甚至巴黎的科学技术博物馆中,都不难看到类似的藏品。以前者为例,百达翡丽博物馆收藏了100多枚特别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古老“对表”,可追溯到18世纪中叶至1850年前后,该博物馆在拍卖市场上的举动还影响了许多人加入“中国表”的专题收藏大军中。

  从2017年先期披露的狗表样式来看,来自日内瓦的古老品牌江诗丹顿采用了金雕中式花卉的盘面,珐琅烧造的立体式狗,可爱又生动,颇有古老中国表全新演绎的味道;来自意大利的沛纳海则完全不同,在表壳附加的盖子上,采用纯意大利式手工,雕刻出同样中国风味浓厚的狗,甚至将汉字“狗”都雕了出来。这两家虽风格各异,却殊途同归,最得数百年来制作中国表的精髓;雅典作为烧造珐琅的行家,对中国元素同样有深入研究,以嬉戏中的哈士奇为造型,欧式风范,但极易为中国人认可;以设计见长的斯沃琪,让小狗穿上红毛衣,中国风扑面而来,定能在全球吸引不少爱狗之人。

  可能是因为各家都十分擅长处理狗的题材,无论是走中国表传统路线,还是以欧式风格赢得中国人青睐,设计上都非常生动活泼,惹人喜爱。以往类似蜥蜴般还缺了尾巴的怪龙,凶悍而拒人千里之外的蛮牛等不贴合中国人吉祥如意愿望的设计,这几年确实再也看不见了。

  不过,欧洲设计师对于中国元素的理解到底还是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隔膜,比如瑞士萧邦用日本的莳绘工艺,在偏黑的背景下画出的秋田犬,做工虽然精致却全无中国生肖的味道,这多少体现出设计者对中日风格的混淆,而对于大多数中国人、日本人甚至东亚人来说,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差别。

  以生肖表为代表,近年来,瑞士的大牌表厂其实已开拓出一个新的中国表的市场,无论是江诗丹顿最新推出的长城题材产品、伯爵2016年力推的丝绸之路主题,还是宝珀开发的中华年历系统,都让中国买家欢喜。不过,这些题材都较高端,受众小,数量极少,要在中国真正流行起来尚需时日。

  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